“笔墨”布德泽,南国生光辉

2015-05-08 15:02:16 所属栏目:名家访谈    作者:苏醒    编辑:刘坤   来源:潍坊日报网 浏览:

 

徐建明个人照片.jpg

徐建明

徐建明,字霁白,号城北草堂主人、冷梦庵主,山东省工艺美术学会会员,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,海右印社国画部副主任,浙江一品阁书画艺术研究院副院长。

因工作原因,吾常有缘得以欣赏画家作品,近日观徐建明老师花鸟之新作,但见其风格厚重高雅、清新艳丽,具有浓郁的田园气息,与其原有之风相去径庭,眼前不免为之一亮。

花鸟画是中国绘画史上大师叠起的一个画种,历代大师乐此不疲,徐渭展其疯狂,八大陈其简洁,吴昌硕符之于庙堂之雅,齐白石在文人之趣外融入了农民画与儿童画的新意,相对于大师们展现的风采,徐建明先生做为晚辈后生,在当代以拥抱生活的热情,给这一领域带来了现代性的新趣味。

徐建明作品.jpg

《雄姿》

吾观先生旧作,可分两类,一类善用泼墨泼彩,以大写意大章法进行创作,采用浓度、湿度异乎寻常的水墨,墨韵浓、重、淡相渗叠,于刹那间果断地铺出蕰藏在胸襟的意境,如《水清鱼耀一池莲》,《雄姿》《芭蕉》等作,但见大块墨以泼墨布成体势,既有整体气势,又有重点精神,色彩与墨华互相辉映,色彩的浓丽,水墨的氤氲,泼墨的大气磅礴和重点勾勒的缜密绚丽,自然能自由地表达作者的感受,既富艳工丽、又活泼奔放、笔墨酣畅;二类画风简洁,讲求笔墨情趣,脱略形似,强调神韵,意境悠远,颇有“文人画”之风。吾曾观其名曰《愿者上钩》的小品斗方,印象深刻,他人画诸类题材多为姜太公蓑衣斗笠,垂钓于寒山瘦水之间,而先生之作,惟有一尾鱼口咬钓丝,似乎是受不了诱惑,迫不及待的去吃香饵,又似乎是已经上钩只能做无用的挣扎,除右上解的题款,四分之三画面皆留空白,讲究墨彩、墨阶,用墨之黑与背景之白对比适当,但从线的弧度和张力来看,亦可想象出画外垂钓者的神态表情,整幅图造型简单却意境悠远,令人遐思无限。

先生师从中国著名书画艺术家郭志光,从技法和画风看,仍归入传统一类,喜泼墨泼彩,擅大章法大写意。虽其泼墨泼彩脱尽了世俗那种笔飞墨舞、纵意使气、表面热闹实则轻浮浅薄的习气,但综论仍沿袭了其师之道。但今见先生新作,却明显感觉到其画风有“向内转”之变,在传统的基础上,开始探索属于自己的风格和技法。吾以为,此画册无论创作风格和选择题材,皆跳出了先生以往传统作画的窠臼,是其创作发展中的一个转折点。

2014年初夏,先生荣幸被海右印社国画部聘为副主任,并成为浙江一品阁书画艺术研究院副院长,因工作时常穿梭于南北之间,苔封藓锈,似锦繁花,香草异果,藤蔓袅娜的南国丽景每每使先生感叹于大自然的瑰丽奇诡,北方人多数对南国景致事物仍有陌生感,虽对南方水果喜爱有加,却并不知其如何生长,枝叶姿态如何,菠萝蜜、木瓜、榴莲等南国水果从枝干处、突兀之间便结出硕大的果实,与北方水果植株干生枝,枝生叶,叶开花结果的模式迥然相异,而北方人知其然者很少,画坛选择南国水果花鸟为题材者也寥若星辰。想至此,先生决心以南方水果花鸟作为选材进行创作。为了解南国动植物性情,抓住其神韵风貌,先生背着画夹,每每流连往返于深谷幽林,芝兰玉树之间,大片大片的植物园披锦挂缎、硕果累累,激起了先生对生活的挚爱和热情,激动处,先生在累累硕果下支起书案,铺纸研磨,挥毫泼墨,其师郭志光曾评价先生作画“胆大”,众友人亲见先生作画的过程果然感叹其独特的技法,其他画家多数在一器皿里混合调色后方可落笔,先生作画,饱蘸水墨,笔根为水,笔尖为墨,却是在笔上便将所有颜色调至完好,不需试纸,直接落笔,虽仍沿用传统中锋运笔,但却因善于用水,那画面更有圆润之感,更具田园清新之态。落笔后,先生也不作反复皴擦积墨,而是胸中早有画之美、意之境,只不过将胸中大千世界以笔墨为媒介搬到纸上而已。悉数观其新作,那枇杷,榴莲,火龙果润叶鲜花、相互生辉,再有几只鸟儿俏落枝头,或相互凝望互诉衷肠,或独自吟唱展翅待翔,动与静和谐有机地组合在一起,产生出一种神奇美妙的,属于生命本身的自然美感,万物皆充满了生机,趣味盎然。题材及技法的变化,大约也可揣摩出先生对于未来创作亦有新的计划。

”南国有嘉木,葳蕤自成林”,先生新作,以笔墨赋予南国景致以新意韵,也拓宽了花鸟画创作的新思路。《长歌行》中有诗云“阳春布德泽,万物生光辉”,先生之水墨给予南国万物铺上了一层光辉,令人欢欣,可谓“笔墨布德泽,南国生光辉”了。依先生之勤苦,相信他不久便会创作出更令人振奋的画作。

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