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市场鉴藏

疫情下的书画市场,赵贵庆(北京)

所属栏目:市场鉴藏      作者:赵贵庆     编辑:刘掬丽     时间:2020-11-14 13:55:35     来源:网络

 

赵贵庆(北京)

第一,开篇语今年元旦的夜里,我写下感言。现在一个半月已经过去,更新一下。年初,我核心观点是:谁不研究市场,谁会活得很难看。生存,会让人放下最后的尊严去换取,人不穷一次,永远不懂饿是什么感受。谁故作清高,谁头破血流。今天疫情这种情况下,还有人关注书画市场吗?就别研究市场了?市场名存实亡了吧。这样的文章不好写,写了也未必有人看。突发疫情,举国震动。各国似乎暂且放下利益纷争,开始齐心协力共度难关了?此役,中国人表现出从未有过的大义凛然,令行禁止。在大是大非面前,高度自觉服从法令规定,难能可贵。这样的民族才是强大/不可战胜的种族。事实证明,只有共产党能够救中国,只有社会主义制度才能救中国,放在小国弱国,遇到这样的疫情,早就完犊子了。疫情牵动着亿万人的心,伴随而来的是各种悲观情绪下的萧条,这个春节假期长的有点让人心慌,大家在为生机而奔波,对于有的人来说,停工就意味着挨饿,那些按期偿还房贷/车贷的人,惊慌失措是正常的反应。这个时候能帮一把的,责无旁贷!第二,市场是个啥东东人类自从有了交易需求,就有了市场雏形………书画市场是同时具有价值和使用价值的/以实物为主的交易场所。价值,是单位时间内劳动者在质和量方面的付出,其内涵核心是社会公认的/与制作者期待无关的/冷酷客观的“尺度”。价格,是围绕价值上下波动/以随行就市的方式,来调整供求关系的手段。总有一只看不见的手,在暗地里操纵着市场,这个“手”就是综合了当下现实/潜在需求,而作出的对买卖双方最佳“厘清”之公约数,既价格。这些概念,是我大学本科经济系的基础知识,凭记忆写出来,用词不准,就是这么个意思吧。从古到今,市场无不体现“交易”这个含义的存在。您提交的商品必须具有可交易性,这才是市场的本质。沉浮是市场波动的自然现象,取决于内在机理的渴望,没有内需心动是不行的。世间所有对市场预期的评判,不管是信誓旦旦的政要,还是引经据典的学者,在疫情事实面前,无不是一地鸡毛。所以,市场要走着瞧。国家制定“供给侧”调整经济结构方略,强调提高供应质量,淘汰落后产能,这无疑是正确的!那么画该怎么提高供给侧的结构性改革呢?就本身来说,中国书画艺术家得天独厚,获得了千万老百姓的爱戴推崇,甚至容忍包容,拥有着举世瞩目,绝无仅有的市场地位。平日里,谁认识个书画家朋友,都会引以为豪,沾沾自喜,这不就是抬举书画家您吗?第三,目前书画怎么样不用问,你去看看楼市/股市/超市/车市……就明白了。这是我所经历的最惨淡的市场环境,何时转暖,无法预测,但可以肯定的说,书画市场是最后转暖的,因为它不是必需品。据说国内有3000万人,以及各种各样的机构/协会/书画院/画廊……在做书画。书画行业带动的就业和税收………不可小视,甚至是某些地区财政来源。冲着这个巨大的市场载体,要想促进传统行业发展,就有必要研究一下。书画市场怎么变成了这幅模样,一点面子不给,断崖奔溃,猝不及防。以前买卖双方都很高兴,弹冠相庆,敲锣打鼓。现在呢,砸锅卖铁,握腕追悔,抱头痛哭。除了众所周知的反腐倡廉等外在原因,主要是需求不足!从买卖双方的主客体利益关系看,相当一批“大师”辜负/忽悠了老百姓,消费了受众的善意。冷冰冰的市场,治好了“大师”的黄粱美梦,市场在“报复”“大师”。“大师”自作自受,“罪”有应得。真的,我站在纽约的便道上,看到一溜儿街头艺术家,给5美元就可以给您画像。说实在的,画的很不错,但生意惨淡。瞧瞧,您为了国人的这份抬举,也应该研究市场,提供更好的作品啊,怎么可以闭门造车,胡言乱语呢!

现在,连大妈都明白了,混书画界的人,要靠自己作品实力,管他爹是谁!那些千方百计往自己脸上贴金,试图以各种宇宙级的大名头来吓唬人的大师,如今丢盔卸甲,做鸟兽散了。做生意吗,你包装/化妆,都可以理解;如果用伪装去蒙人,就不够意思了。

四,市机会在哪里书画是什么属性?书画不能当主食,连粥都不算!一个时期的书画需求就这么大,人们除了必要开销,余款买了这个,就买不了那个。所以书画市场是各种市场中最后转暖的。艺术品是精神产品寄托着人生向往和追求,它是人际关系的润滑剂。书画本身具有的修身养性,闲情逸致,赏心悦目的使用功效,让人疲惫的身心得以喘息,是书画存世之根本。做书画得耐着性子,有闲心,不能实指着它发家致富。以前书画作品表现出来的人心浮躁与虚假繁荣,是不可能长久存在的。书画风靡程度的最高境界,登峰造极,旷古绝今,在中国;沉滓泛起,泛滥成灾,坑蒙拐骗,也在中国。现在,估计一大批人又不做书画,改生产口罩了,这种投机心理是做不了书画营生的。现在,就没有书画家生存的空间了吗?大错特错。书画市场从未真正萧条过,除了战争动乱/突发疫情………萧条的是陈旧过时,滥竽充数,装腔作势,无病呻吟。所谓水落石出,正本清源,改土归流,去粗取精,说的就这个道理。这次包括书画市场在内的断崖下跌,是一次历史性的/重要的/难得的回归和洗礼,是与中国经济调整进程同频共振的。不过由于疫情突发,加速了书画市场的土崩瓦解。现实供求关系,从一个侧面反应出,生存要靠有竞争力的真本事,提供物有所值的商品。目前的危局,让书画家以及各种机构急了眼,大规模地“围猎”收藏家。而名副其实,物有所值,才是最可人疼的“关键”!五,大收藏家/画廊/中介机构怎么办?经营就是核算的过程,这是职业经理人存在的本质。你也许不是职业经理人,但你要具备这种素质,因为关乎你的身家性命。谁让你与书画沾边呢?!我对您有什么忠告吗?有,但不全面。轻装前进,开源节流,这算是关键词吧。1,所有商品经营的理念都适用于书画买卖。你首先要计算收支平衡,那房租/渠道/库存/………要未雨绸缪,流水不腐,货要流动起来。判断市场不能“押宝”,押宝不是经营,是赌博。事实上,赌不起!如果你效仿别人,跟风走,那还是您的机会吗?有几个独具慧眼的?马未都“走麦城”绝不会告诉你,但他赔的起。我们都喜欢听故事,但不能被波澜壮阔的故事情节,感动得热泪盈眶,以至于入戏太深。也希望,今后形势好转后,您能长记性!2,不宜扩大再生产规模,说三遍!你前期挣了钱,于是赶紧装修画室,更换家具,更新文房四宝,把钱花了个干净。在你满怀信心准备再干一票的时候,突然发现市场完犊子了。事实上,我的毛笔就有6块一支的,我先用它写书法,不能用了,再用它画山水…………信不信由你。关键是作品,而不是花费巨资打造自己,李嘉诚说过“能用就行”,我深以为然。工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,在经营中,未必如此。3,现有库存怎么办?赶紧出手!我问你,如果你不出售东西,最多能挺多久?适者生存,贱卖不丢人,你还有活过来的可能。差不多给钱就卖了,轻伤不下火线,你割肉的时候,有人接盘就不错了。没有国家或大机构支撑的你,不宜有什么远大理想,真的。书画是商品,你进货的目的是为了卖的。据说,疫情发生之前,美国大都会博物馆就准备以一折“来华扫货”,现在,嘿,嘿嘿。如果你继续执迷不悟,敝帚自珍,只能越来越麻烦。六,谁是冰冻市场里的牛人市场都这样了,却还有书画家的作品持续受追捧,厉害。这样严酷的市场环境,他们都可以经得住,牛在什么地方?我这里告诉您一个秘密,他们都比较“老实”,有自知之明。鉴定完毕!1,千岩竞秀,百舸争流。中国书画市场养活不了3000万书画人,严重的供过于求。如果现在有人抬举你,你出售作品价格不俗,我给你鞠躬!都这个时候您还能开张,你是牛人。我这个春节我还行!君不知,为了春节市场卖作品,我做了什么样的准备工作,正式作品30幅啊!我儿子吃惊的说,“怎么画了这么多?这够一个团队干一个月的,可您就是一个人啊。”对此,我只能说:动脑筋 + 勤奋,世间没有白来的东西。你的脑筋智商,要配得上你的收入,反之亦然。方向大于努力,方向正确了,勤奋才有意义,总不能光拉车,不看路吧。平时你付出了那么多,采取了各种措施,千钧一发的,不过是想把东西以说得过去的价格卖出去!有成就感和现金收入,不就是你追求的吗?其实买卖双方都明白,现在是东西最合算的时候,有心人都在寻找对方,这无异于大海捞针。有机会了,你作品定价太贵的,是你不想出售;太便宜了,我宁可留着,我没损失什么。书画这玩意,不是薄利多销的事儿。2,人要凭真本事,硬碰硬的活着。如果你的作品始终没人要,时至今日,你还坚持自己的风格不变,自我欣赏,怨天尤人,怀才不遇,那就死定了。现实生活中,有没有这样执着的书画人?他固执地“创新”,食古不化,不中不洋。有人就曾经让我评论他的作品。在一幅八尺宣纸上,分布着随性的颜色,稀奇古怪,花里胡哨。他解释了这画面都是什么含义,然后让我评论。我的回答是“这种没有对错标准的作品还是少做,因为你还不是抽象派的领军人物。你这作品,不就是一个老太太,端着一盆颜色,一脚踩空,摔在地上的效果吗?!朋友,你还是拉黑我吧,我有点血压高!”还有一位书法“大师”/堂主/博士/理事/院长………他兴高采烈地宣布发明了一种“抖书”,逢人便说其绝佳之处。我有幸一睹“芳颜”。这书法,嘿!让我这么说吧,什么时候你得了帕金森,哆哆嗦嗦站不稳的时候,你写吧,就这样。这用脚后跟都能想明白的事情,这特么还是艺术吗?事后,我偶尔驾车路过他的工作室,发现那里已经改成超市了。我还见过几个“固执的”老头儿,在那里汗流浃背的用功,像几头不看方向的倔驴,谁的话都不听,那原创作品写了一地。我不知道,这种活在自己的虚幻世界里的错位感觉,忙的连水都顾不上喝,怕因为上厕所耽误功夫。老哥,不,大爷,你图个啥?!3,既然做书画,就要考虑赚钱不错,我是业余爱好。如果我起早贪黑书画,点灯熬油的,就是始终不开张,挣不到钱,我老婆早就和我急了!真事儿哈。我个人反对拿书画当玩儿,真的,太不严肃了,我还没闲到那个份上。尽管我真的不指望销售书画去养家糊口。你们看看,我是如此的狭隘,以至于被读者朋友们鄙视!贵庆,你这财迷转向的老匹夫。哈哈。朋友啊,这是一份事业,要专心致志研究它,不能混日子,糊弄只能自己倒霉。谁不想赚钱?这不是错,但却有个智商问题,你可以逆向思维,总结一下什么样的书画作品没人要?然后你自己避免就可以了。做书画的应该是公认的规矩人,文化底蕴比较深厚,基本功结实,题材全面,对经典作品有深刻理解,耐心与恒心,勤奋与智慧………这是他们可以超出了绝大多数同行的秘笈。他们是学究式的研究书画艺术的文化人,但并不傻。他们对市场有相当的敏感度,会不断对标/调整视觉,会花大把时间做功课。他们更推崇有功底的作品,更接地气,更实事求是。他们的作品往往独出心裁,另辟蹊径,似曾相识,查无出处。他们研究市场,并不代表想随波逐流,而那些一心想白要作品,四处白送,作品论斤吆喝的人,会被他们第一时间拉黑。种庄稼,农民糊弄了地皮,地皮就会糊弄农民的肚皮,今天才明白,其实我就是靠天吃饭的农民,啥专业/学历啊,有饭吃,就是专业。我就是一个吃货。真没想到,书画居然就是处理好“用水多与少的问题,其他都是瞎扯”,简单道理。真没想到,我的老年生活竟然将以书画/文学为伍,苟延残喘,了此残生。真没想到,我在人民大学的本科专业/商业经济,居然被这样活学活用。真没想到,我这个国企/央企的工薪阶层,今天成了个体工商户,网上自媒体。真没想到,我被经典作品施了魔法,一猛子扎进去,不能自拔……………………我还有很多意外想不到的事情,但我能肯定,我对余生充满了乐观心态。我对自己的作品有信心。驽马十驾,功在不舍。这个世界,从来不会亏待那些真心实意/挚爱生活的本分人。现在是凌晨四点,新的一天即将开始,光芒万丈的霞光,会一如既往地照耀着那些谦虚谨慎/诚信勤奋的人,也同样会照耀着那些投机取巧/无所事事的人。谢谢,欢迎批评2020年2月16日,凌晨3:58分,赵贵庆(北京)亦庄/书斋灯下

标签:     市场鉴藏     赵贵庆